后宫韩国

后宫韩国

喻嘉言曰∶伤寒分表里中三治,表里之邪俱盛,则从中而和之,于人参甘草半夏生姜大枣,助脾之中。 夫阳主动,以动济动,火上添油也,不焦烂乎。

经又云,春省酸增甘以养脾气,夏省苦增辛以养肺气,长夏省甘增咸以养肾气,秋省辛增酸以养肝气,冬省咸增苦以养心气。岐伯曰∶逆之从之,逆而从之,从而逆之,疏气令调,则其道也。

盖寒热不和,脏气不行∶用栀仁五钱、附子三钱,同炒极枯,取起拣去附子不用,单取栀仁,加入白芷一钱,为末,每五分,小茴汤下。宋元而后,东垣丹溪,不过钱计而已。

仍以蒲黄研末,搽舌上即消。佐以咸甘,咸寒制热,甘温补土也。

二草之根,俱能解毒,故各用一升。治目神水宽大渐散,或如雾露中行,渐观空中有黑花,视物二体,久则光不收,及内障。

设或有之,十不一二也。大都凡见热症,满天秋乃第一要药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