夹得好紧爽死我了

夹得好紧爽死我了

然水入膀胱,清浊之分,全责其渗化之奇,今因湿热不能化,非膀胱之病乎。若肝血少者,不必有可怒之事而遇之大怒,不必有可恼之人而见之甚恼。

以火引火,而火反不旺;以水引火,而火自难衰,此补命门之火,与补他火实不同也。人有好食肥甘烹炙之物,遂至积于胸胃久而不化,少遇风邪,便觉气塞不通,人以为伤风之外感也,谁知是内伤于食,因而外感乎。

 盖此泻乃火留于肠胃,非用大黄迅逐,则火不遽散,水不尽流。 大怒之后,两胁胀满,胸间两旁时常作痛,遂至饭食不思,口渴索饮,久则两腿酸痛,后则遍身亦痛,或痛在两臂之间,或痛在十指之际,痛来时可卧而不可行,足软筋麻,不可行动,人以为痰火之作祟也,谁知是肝经之痿症乎。

治法必须利水清痰,以燥脾土之气。男子有泄精之时,止有一、二点之精,此等之人,亦不能生子,人以为肾水之亏,谁知是天分之薄乎?夫精少之人,身必壮健,予谓天分之薄,谁其信之?殊不知精少者,则精不能尽射于子宫,得天之浓者,果如此乎?天既予人以薄,医欲逆天而予人以浓,似乎不可得之数矣,然天心仁爱,人苟有迁善之心,医即有种子之法。

此方五脏兼补之药也。今心不能摄肾,则精焉得而不走乎。

止血必须补气,盖气能化血也。何若大补其肺肾之阴,使阴足而阳自化之为得耶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