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女一边亲一边摸一边桶

男女一边亲一边摸一边桶

盖《伤寒论》之麻杏甘石汤原非为治喉证而设,今借之以治喉证。证候心中满闷发热,不思饮食,有时下焦有气上冲,并觉胃脘之气亦随之上冲,遂致精神昏瞀,言语支离,移时觉气消稍顺,或吐痰数口,精神遂复旧。

每一点钟服一次,热退者不必尽服。肺为发动呼吸之机关,非呼吸即限于肺也,是以吸入之气可由血脉管下达,呼出之气可由回血管上达,无论气之上达下达,皆从肝经过,是以血瘀肝经,即有妨于升降之气息也。

自言有时亦思饮食,然一切食物闻之皆臭恶异常,强食之即呕吐,所以不能食也。盖石膏善清胃热,兼能清肝胆之热,初次用柴胡煎汤送服者,所以和解少阳之邪也。

病因素为腿筋抽疼病,犯时即卧床不能起,一日在铺中,旧病陡发,急乘车回寓,因腿疼出汗在路受风,遂成温病,继又吐泻交作。 ’吾国善用石膏者,除长沙汉方之外,明有缪氏仲淳,清有顾氏松园、余氏师愚、王氏孟英,皆以善治温热名,凡治阳明实热之证,无不重用石膏以奏功。

 病因其人素羸弱,因商务操劳遇事又多不顺,心肝之火常常妄动,遂致头疼。治之者宜镇安其气化,潜藏其阳分,再重用凉润之药辅之,而病始可治。

证候食后,饮食不化恒有吐时,其大便一日三四次,多带完谷,其腿有时不能行步,恒当行走之时委坐于地,其周身偶有灼热之时,其脉左部弦细,右部诊断此证之吐而且泻及偶痿废不能行步,皆慢脾风朕兆也。 病因素有肝气不顺病,继因设买卖赔累,激动肝气,遂致胁下作疼,久之胃口亦疼。

Leave a Reply